基于文化认同的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策略

摘要: 实现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必须解决文化障碍问题,要通过顶层设计,构建职业教育发展的整体战略,重新合理定位三地功能,转变产业结构,改革人才交流机制,实现人力资源共享,用文化力量助力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

基于文化认同的京津冀

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策略

黄天娥,李冰

一、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呼求文化认同

文化认同一般指区域文化认同,区域文化是不同地域人的文化,是各具特点的地方特色文化。京津冀职业教育的协同发展必然会遇到文化认同问题。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对文化认同的呼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呼求共同的文化认同。文化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灵魂,文化作为一种软实力,是塑造共同的公共文化价值、实现社会团结、凝聚社会合力的思想基础。职业教育具有很强的地方特色,一定地域的群体文化会影响一定地域的职业教育发展。形成共同的地域文化认同是促进京津冀职业教育合作共赢的持久动力,也是促进整个京津冀地区职业教育优势互补的基础。


其次,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呼求文化之间的融合与创新。文化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文化认同首先面临的就是文化差异,同一性的实现是从文化差异开始的。文化认同既是明确和增强文化边界的过程,也是伴随着文化反思的过程。地方职业教育一定要服务于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文化差异会造成不同地方职业教育在课程体系、专业方向、人才培养目标等方面的不同。富有特色,发展前景较好的职业教育都是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方面具有独特作用的学校。


再次,京津冀职业教育的协同发展呼求文化共识。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文化共识的价值取向、核心内容和动力基础是平等合作,优势互补,共享共赢。共识是协同发展的基础。

二、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

文化认同基础与障碍

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文化认同的达成,既有其认同形成的基础,也存在认同实现的障碍。认同形成的基础也是认同实现的可能性与必要性的体现,表现在以下3 个方面。


第一,地缘文化的相互连接与影响。京津冀地域相连,从历史发展的过程来看曾经有过很多次一体化的交结,这就留下了许多共同的文化相承,共同的文化思维。


第二,社会流动的文化传承。社会流动是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历来京津冀之间的社会流动就由于地域相接成为人口流动特别频繁的地域。


第三,共同发展的文化需要。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文化认同的现实需要实现区域社会经济的整体发展,教育有助于形成正确科学的价值观,从而指引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思路已经酝酿了多年,但是实现职业教育一体化协同发展的问题还有许多障碍,从文化认同的视角来看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第一,经济社会发展差异的影响。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的地区之间,特别是比较发达的地区对于经济落后地区有排斥、限制进入的倾向,从而保证区域内优势资源的独享。在职业教育发展方面,由于地域之间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差异,京津教育资源很少能够惠及河北,而河北成为京津低端产业人力资源的重要供应地。


第二,职业教育资源相对封闭;人才流动闭塞的体制机制。京津冀之间职业教育资源差距较大,由于京津地区的人才资源的优势,以及京津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职业教育的基础设施普遍较好,以及就业政策上的优惠,京津地位的职业教育发展普遍高于河北。


第三,京津冀在发展功能定位上没有比较优势。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的功能定位不同,发展侧重点就有差距,产业特点就有差别。职业教育是一个区域社会经济的综合反映,不同的产业结构,人才结构不同,职业教育特点也不同。

三、构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文化认同的策略

构建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文化认同需要通过加强顶层设计,政策引导,利益互补,文化交流,人才共享等机制,实现优势互补,整体协调,共同发展。

(一)加强顶层设计

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必须从整体、全局出发制定的发展战略,必须坚持平等、互利、公平、共享的原则,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京津冀职业教育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制定出适应整体协同发展的协作方式,这就要求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必须上升为国家战略。需要各个地区、各个部门摒弃私心杂念,从大局出发,以实现整体利益为重,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如果没有这种大局意识,就不会达成共识。这是一种价值观念、思维方式的改变,是从国家层面确定三地职业教育的功能定位、产业发展、特色项目,通过北京“转”、天津“立”、河北“补”的战略设想,实现三地职业教育共同繁荣,形成各具特色,相互补充,具有协作的职业教育整体发展思路。

(二)构建职业教育发展的整体战略

职业教育资源在京津冀之间差距很大,河北资源不足,教育水平相比有很大差距,需要补缺的部分很大。这就要求京津和河北之间建立广泛的职业教育合作,在利用地方特色文化,利用地方资源方面进行结构调整,能够在互相利用各自优势的基础上进行职业教育资源的整体规划,特别是在专业调整,教师资源共享,突出地方特色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职业教育体制的分隔影响人才的流动,也影响职业教育资源的利用。京津冀在中小学教育方面存在很大的差距,高考和中考制度的差异,以及与户籍相联系的教育体制,都影响了职业教育相互之间的合作。高校与科研院所在三地之间的分布极为不均衡,职业教育资源集中会形成人才集聚,人口增加,就业压力加大,也会造成人才浪费。京津冀之间职业教育的协同发展、协同创新要加大力度,可以进行相近学校、相近专业职业教育学校之间的直接对接,教师资源的交流与共享,互派师资。有计划地进行学生之间的交换学习,灵活培养模式,让北京、天津的优质职业教育资源普惠河北,河北相对低廉的土地和劳动力资源吸引京津,让三地资源发挥最大效益。未来三地之间发达的交通网络,快速的城市交通,为这种职业教育协同提供了条件和可能。

(三)重新合理定位三地职业教育的功能,调整专业结构,突出特色文化资源在职业教育中的作用

通过重新定位三地功能,转变产业结构是实现人口转移、资源转移、人才转移的重要途径。河北是承接非首都功能的重要地区,功能与产业相连,产业与教育互补,教育与人才密切联系。三地之间城市功能定位的差异,就会形成集聚效益,产生特色优势。当前北京之所以聚集了如此多的人口,就是因为各种高中低端产业都集聚北京。过去石家庄南三条批发市场是河北,山西、河南、山东等商品批发的主要选择,但是随着北京几个大型批发市场的建设,很多人都去北京,据统计北京小商品市场有1 300 多个,吸引外来人口超过100多万,同时大量商品的进出也造成交通压力特别大。调整产业结构能够疏散人口,改善居住环境,促进各类人力资源在各地的合理分配。城市功能和产业结构的调整也能创新各地文化,打造特色文化聚集区,带动职业教育的发展。

(四)改革人才交流机制实现人力资源共享

京津聚集了众多的人才资源,同时每年有大量的海外、国内科技人才流入,比较三地之间,人才交流基本是单向的,这就更加剧了河北人才存量与京津之间的差距。京津冀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地缘优势和经济优势,为三地之间的人才交流提供了极好的契机,也是职业教育协同发展的需要。交流与合作必须是互补的,机制的制定要与三方的利益契合点相统一。改变单边思维,以共赢思维构建人才交流平台,从政府层面来说,必须打破人才交流的种种限制,人才引进和项目合作相结合,项目合作与技术研发、职业教育培训相整合。借助京津冀产业结构调整,城市功能划分,使河北成为京津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接收地,使京津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创建三地共享的项目招标、人才需要信息平台,实现招聘用人信息、项目招标信息、薪资信息、政策信息的共享。总之,解决人才储备的根本问题是能够吸引人才,留得住人才,满足科技人才自我实现和物质利益的需要,培养自己的人才智库。从长远来看,要通过职业教育协同发展形成三地不同的发展空间,地域优势,产业优势。要逐步缩小三地之间在发展机会、生活条件、工资水平、城市环境之间的差距,在比较当中凸显优势。

本文摘编自《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7年第21期同名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首页 -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