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版“钱江新城”呼之欲出,这里的规划堪比杭州!

摘要: 住在绍兴,阅生活,越热爱

09-05 14:06 首页 住在绍兴


1


提到杭州,从来不能遗漏掉西湖。但也有钱报的作者说,杭州要没有了阿里巴巴,只不过是一座有点风光的普通市。从农业为本,到第三产业蒸蒸日上,跨越之间,外面看是城市化的飞速进程。从内部体验是蝶变的生活方式,关乎每个人此时的心情。


或许是该让西湖黯然失色了。毕竟,大江大河的时代耐受不了平静。09年,阿里巴巴迁入滨江总部,彼时的滨江,还停留在广告商“有梦过江来”的想象蓝图上。更直观点,滨江房价,与西溪湿地以西的闲林,下沙最东边的沿江,处在一个量级。现在的情况无需赘述了。


随后的2015年,阿里巴巴搬迁至仓前,这里成了去年G20疯涨的漩涡中心。也是去年,杭州市政府正式迁入钱江新城



换上可以登堂入室的名字,杭州拥有了“一江两岸”、“钱江新城”、“未来科技城”、“城西科创大走廊”。西湖边的游客如织,跟古时候没太大区别。你也可以把这些的情况浓缩成两个字——时代,有新生,必然会有失去。


想起日本昭和时期诗人谷川俊太郎的句子,“野兽在森林消失的日子,人还在继续铺路。鱼在大海消失的日子,人还在继续修建港口。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人还在建造公园。”



2


又得说到绍兴,这座仿佛有“回忆病”的城市。曾经的繁荣,躺在在历史尘埃里,吝啬地发出一点光亮。好像是旧上海的张爱玲(张佩纶的孙女,家族没落),梳好头,画好妆,裹着绸缎缤纷,苦苦等候嵊县三界镇出来的小滑头。有点闺怨,有点自怜情绪,像她自己说的“一件华丽的袍子,爬满了虱子”。


打开卫星地图一路往东,看到曹娥江的时候,心里感到些许清爽。它不像某个支离破碎的“绿心”,像是爬满了虱子。


况且这里的规划足以比肩杭州。今年上虞区第一次党代会提出打造“一江两岸”科创大走廊,集聚10多家上市公司、3家大学研究院和众多创客空间,还有个好听的名字——“上虞智谷”


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时候,不妨想想一些亲和的事。漂亮的沿江景观,登上城市阳台远眺。谁能想到曾经的滩涂地,也会有机会触摸春天的手温。


想起日本昭和时期诗人谷川俊太郎的句子,“所谓现在活着,是鸟儿展翅,是江涛汹涌,是蜗牛爬行,是人在相爱,是你的手温。”



3


已经拥有了“一江两岸”的清晰架构,又遇上科创走廊的风口。区域以“院校集聚的人才港、新兴产业的孵化港、智能制造的服务港”为发展目标,实施“3230” 计划,争取签约两所以上高校、新增两家以上产研机构、打造两个以上众创空间(孵化器),“30”,即争取引进30个以上众创投资项目。


“3220”的背后,是上虞作为一个市辖区的雄心!即便现在一切看起来还是蓝图,看起来,只能是以热土来冠名。


想起日本昭和时期诗人谷川俊太郎的句子,“我心灵的深处有什么正在发育,是仙人掌熟透的荒野吗?是还未满月的小小的独角兽吗?是未被制成小提琴的枥木吗?”




作者介绍:


方镜,会稽县人,乡土主义者,爱好广泛,无一精通。曾为中文系捣乱分子,最享受无所事事的状态。



版权声明:作品为作者心血之作,未经作者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个人转载除外)。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住在绍兴,阅生活,越热爱







首页 - 住在绍兴 的更多文章: